从资本创业迈向知识创业

2017/12/22 10:29:46来源:作者:代明 陈景信 陈俊热度:4903
创业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正面效应显而易见: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推动技术进步等。创业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除了占绝对主流的正效应论述外,近年来有学者发出不同的声音。如布兰弗劳尔、约瑟等的实证分析表明,一些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发展中经济体的创业活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并不显著,甚至产生了负效应。《全球创业观察中国报告》(2015、2016)援引20国集团创业调查数据显示,创业数量和质量负相关,一些创业活动频密、创业投入大、新设业者数量激增的国家,其产品和市场创新能力相对较差。国内对创业悖论的研究尚属鲜见。究竟这种情景在我国“存在”、“准存在”、“时段性存在”、“局域性存在”抑或“不存在”,都有待通过深入的调研以及大量的数据搜集和分析去验证。 从资本创业迈向知识创业 资本创业之困 国内外已经有学者开始对创业悖论的成因进行探讨。除了上文提到的某些国家只关注创业数量而忽视质量这一原因外,约瑟等认为,还存在一个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均衡创业率,任何对均衡创业率的背离都会使经济增长受到“惩罚”,这实际上讲的是“创业过热”问题。米兰、科因和利森等认为,如果大多数创业资源被配置到非生产性领域尤其是供大于求的过剩行业,那么创业活动就会阻碍经济发展,甚至使国家陷入“创业经济陷阱”。索特等把创业划分为局部创业和系统创业,并基于社会合作理论、网络理论和企业理论认为,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系统创业,而低收入或发展中国家由于受到有限的创业机会和合作网络、较低的市场化程度等条件的约束,创业者更倾向于选择局部创业,难以发挥系统创业在经济发展中的促进作用。 实际上,创业悖论的种种成因都可以归结到传统资本创业模式的局限。创业数量与质量的反差体现了“创业即投资”(而非“创业即创新”),从而将当代创业行为简单化的惯性。创业资源被大量配置到非生产性的尤其是虚拟经济领域,反映了创业者规避高成本复杂性技术创新的“投机性选择”和“虚拟偏好”,以致创业活动呈现脱实向虚的趋势。当前的创业实践中仍盛行资本一元权益函数法则,诱导创业者们争相涉足“金融创新”和“圈钱游戏”,甚至不乏创业者先通过定酬式集资(实为高息揽存)或包装上市向公众圈钱,再用巨资并购现成实体企业的所谓“成功”资本创业案例。 知识创业之光 摆脱传统资本创业之困,有待于迈上知识创业的新台阶。当“硅谷之父”诺伊斯等人辞职创办英特尔时,他们怀揣的不是巨额资本而是集成电路解决方案,但很快就筹到了所需的资本、场地、员工等创业要素。盖茨和艾伦创建微软时,因资本短缺只能租用阿尔伯克基一家旅馆的房间,但他们设计的程序语言一步步征服了世界。乔布斯等人创办苹果公司时,尚未脱尽稚嫩和贫困,然而他们凭着智慧和执著最终成就了一个高科技商业帝国。任正非等人创办华为公司时,从廉价租来的一套公寓里艰难起步,但却凭借“知本”而非资本,成长为中国首屈一指的民营跨国公司和全球500强,如此等等。那么,何谓知识创业呢? 知识创业的本质特征 从本质特征看,知识创业是创新驱动的创业。尽管古典经济学家坎蒂隆早在18世纪就提出“创业者”概念,并认识到经济体系内存在着创业功能。但此后150多年的创业研究并没有因新古典经济学的兴起而走向繁荣,相反创业受到经济学者的回避或忽视,被视为“困扰经济学模型的幽灵”。直到1912年熊彼特出版《经济发展理论》一书,才使创业研究出现转机。熊彼特从创新视角较为系统地论述了创业者的职能和作用,认为创业者是创新者、经济变革和发展的推动者,其任务是从事“创造性破坏”,包括创造新产品、新生产方式、新市场、新材料及其来源和新组织形式。虽然熊彼特对“创业”的理解具有划时代意义,但这种被赋予新意的创业活动的兴起,却是几十年的事情。一方面,美国硅谷的崛起成就了一批将知识创新成果转化为商业产品的创业者;另一方面,具有创新内涵的知识创业型经济得到学术界的认可。管理学家德鲁克认为,“创立既没有创造出新的令人满意的服务,也没有创造出新的顾客需求的企业(或组织)并不是创业。”这实际上已经把新兴的知识创业与传统的资本创业区别开来。 知识创业的要素倚重 从要素作用看,知识创业是知识主导的创业。创业与生产活动一样需要运用资本、土地、人力、知识等生产要素。各要素因其在经济社会各发展阶段的重要性和稀缺程度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权益函数。农业(耕)经济时代最重要、最稀缺的要素是土地,就形成土地一元权益函数制度,即谁拥有土地谁就支配生产和分配并占有全部剩余产品。工业经济时代最重要、最稀缺的要素是资本(货币、机器、厂房、原材料等),于是便形成谁投资谁主导、资本雇佣劳动、等量资本获取等量权益的资本一元权益函数制度。知识经济时代最重要、最稀缺的要素逐渐演化为知识,也就不可避免地催生出知识主导、知识雇佣资本及其他要素的知识一元权益函数制度。与生产活动比起来,创业活动中的知识一元权益函数特质往往体现得更为显著。 知识创业的成本曲线 从创业成本看,知识创业是成本为(趋)零的创业。工业时代的资本创业遵循的是“创业即投资”法则,创业者就是出资人,所承担的是全额成本。美国畅销书作家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描绘了一种边际成本极低甚至为零的生产和消费方式。其实,“零成本”这一概念更适于诠释知识创业:与传统资本创业的“出资人”不同,纯粹的知识创业者作为单纯“出知人”,无需出具任何“有形”或“账面”资财,就像前述诺伊斯等人基于集成电路解决方案创办英特尔,很快便筹到了所需资本、场地、人力等创业要素那样,这从世俗财产意义上看就是“无本生意”或零成本创业,尽管为获得知识花费了不菲的积淀成本。即便将这些积淀成本纳入成本核算,也跟花钱购买知识产权出知(资)创业一样,其在再生产或连续创业中扩大使用的边际成本曲线是走低并趋向于零的。 资本创业和知识创业虽是分别适用于工业经济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的不同创业模式,但在两个时代交叉的“后工业时代”也呈现出两种创业模式的交织性。如我国当前的创业活动既未完全跳脱出传统资本创业的局限,也呈现出一定的知识创业特质。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的大众创业不仅要推动从创业数量到创业质量、从资本创业到知识创业的提升和转变,还要推动从低端的知识溢出性创业到中端的知识集成性创业、再到高端的知识原发(创)性创业的提升和转变。